發新帖 回復
發新帖

那年七月的二十四小時

時間:2019-7-5 07:28 0 6128 | 復制鏈接 | 打印 |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那年七月的二十四小時

  那一年的七月,已過去25年了。雖說我早已過了花甲之年,記憶力已開始減退,但1994年7月發生的這件事,卻令我記憶猶新,終生難忘。

  那是1994年的7月13日,錦州、朝陽等地普降特大暴雨,致使小凌河河水陡漲,錦州城區的小凌河大堤也處于危險當中。這一天從早到晚,我都和建委機關的同志們一起抗洪搶險。到了晚上八點多,市委書記張鳴岐風塵仆仆地從外地趕回來,親臨現場察看水勢,指揮搶險。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親眼見到這位剛來錦州工作不久的市委書記。深夜11點,時任市政府副秘書長、建委主任劉懷信,在錦州城區抗洪搶險指揮部召集大家開會。他說:“趁現在大雨已停,洪峰已過,大家先回去休息待命,明天一早繼續上崗護堤。”說到這里,他環視一下眾人問道:“看看你們哪位處長留下來和我一起值班?”也許是我渴望留下的眼神正巧被領導看到,于是他稍作停頓后即高聲宣布:“那就讓學剛處長留下來,其他同志回家休息!”

  當其他領導和同志們陸續散去,指揮部墻上的時鐘剛剛指向7月14日零點,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就驟然響起,原來是由市政處負責守護的小凌河裁彎取直東段大堤出現了嚴重險情。劉副秘書長放下電話后,二話沒說即刻帶我驅車前往出險地點。當我倆下車爬上險堤往下觀瞧,只見堤壩的泄洪洞已被洪水內外夾擊撕開了一個巨大口子,被強大的水流沖刷吞沒近半,壩體岌岌可危,隨時都有堤毀人亡的危險。搶險人員剛把沙袋和石頭拋到壩底,旋即就被施虐的洪水盡數卷走,無一幸存。眼看大壩就要被洪水掏空沖毀,而上述辦法又無濟于事,怎么辦?劉副秘書長當機立斷,馬上派人去附近的木材公司扛來幾十根原木,搶險隊員不顧危險紛紛掄起大錘把木樁砸入壩底,再用鐵線把木樁連接起來,眾人則迅速向樁基周圍拋填石頭和沙袋,這才制服了滔滔洪水,保住了大壩。

  凌晨四點多,我們還未來得及松一口氣,又接到百股水廠被淹、自來水已經停供的緊急報告,于是我們趕緊去百股水廠救援。當車開到城市東出口,只見百股公鐵立交橋橋洞下汪洋一片,積水足有兩房多高,人和車根本無法通過。于是劉副秘書長決定讓司機和轎車原地待命,我倆則繞到東面高地爬上鐵道,然后沿著鐵軌,踏著枕木,向百股水廠跑步進發。當我們打著手電筒隱約看到對面水廠時,只見面前到處是水,根本無路可走。為了早些到達水廠,劉副秘書長提出要洑水游到對面,并問我會不會游泳,望望頭上烏云密布不透一絲光亮的夜空,看看腳下不知深淺充滿雜物的水面,想想我倆連件救生衣都沒有的窘境,我這個不會游泳的“旱鴨子”,萬一遇到險情,不但保護不了領導,反而會拖累領導,甚至會耽誤了搶修水廠的大事。想到這些,我建議領導還是從安全起見,找到水淺一些的道路再過為好。后來,我倆又向前急走了200多米才找到一條可以通往水廠的道路。

  當我倆趟著齊腰深的積水,凌晨5點出現在水廠當班工人面前時,他們都深受感動。隨后,劉副秘書長又電話通知房產公用局負責同志馬上組織搶修隊伍,并告訴他們如何沿著我們的來時路線趕到水廠。經過近兩個小時的緊張搶修,大家終于排除了泵房積水,搶修好供水設備。早上7點剛剛恢復供水,兩位領導幾乎同時接到市委召開緊急會議的通知,并隱約得知市委書記張鳴岐失蹤的噩訊。

  于是,兩位領導帶著我順著來路迅速趕到原來停車的位置,吩咐司機加大油門,將車風馳電掣地開回市內。盡管沒有領導的布置,盡管24小時沒有合眼,但這一天一宿的親身經歷促使我鋪開稿紙奮筆疾書,僅用了20多分鐘,就把一篇反映建設系統干部職工抗洪搶險事跡的題為《為了錦城人民的安寧》的新聞稿寫好,并立馬送往電臺、電視臺,收到了非常好的宣傳效果。

  后來,我才確切地知道張鳴岐書記就是7月14日這天子夜一點多,在凌海尤山子一帶察看水情指導防汛時,被洪水沖走,以身殉職。張鳴岐來錦工作雖然只有7個月多一點的時間,但他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為,卻贏得了300萬錦州人民的交口稱贊和衷心熱愛。雖然我與張鳴岐素昧平生,僅在小凌河大壩上遠遠見過一面,但他的言行舉止和音容笑貌,卻給我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和永久的懷念……  

   劉學剛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列表 返回頂部
河北快3形态